-枫-

VC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LLer

5月21日了,521,加上昨天的520,光是听上去就能感受到恋爱的气息。

但说实话,我真的没有这种感觉。

也许是因为身边都没有那股氛围吧,毕竟大家都是马上高考的人。

其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对“节日”没什么太具感的概念了,那些固定流传的节日都如此,诸如520,521什么的日子就更没感觉了,如果不是别人的举动和微博上空间里的秀恩爱,在我看来不过是很普通平常的一天而已。讲道理昨天要不是身边有人提了一句,还真忘了是5月20日,明明前一天都还想到了。

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对象吧,所以无法融入这种大环境

记得前年的七夕也是一个人过,也是闲着无聊随手涂了篇随笔扒拉了下自己的情感史,然而今年...

死后文

积攒着缠绕死亡的话语

传达着自己的生存理由和生前之事


呐 你愿意收下这封信吗

充满憎恶与恶意  遍布思念与誓言

但不论怎样 这些都是死者留存于世上最为真实的感情

沉溺于布满荆棘的花海 浸染入骨髓灼烧一般的疼痛

这些都是最最细腻温柔的悲伤啊


呐 你愿意收下吗

死后文

这封来自死后世界的话语

凌晨趴着桌子上赶着影评和故事,一边想着要不要写完后下楼买桶泡面填肚子一边随意拿起手机刷了刷空间。于是就看见一个朋友更新了lof。

说起来,我也是很久没登过lof了啊....看着那条说说我莫名的感叹着。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很久没写过什么东西了,本身就是一个懒癌晚期,连作业都要拖在死线前完成的人,进入了高三还要兼顾编导,暑假的时候又沉迷于屁股,根本挤不出什么时间静下心来写小说,情节构思倒是在用闲暇零碎的时间在打磨,可真正落笔写成文字就没那个空闲了,归根到底也还是自己太懒的缘故。

所以既然有了这个契机,不妨给lof除除草吧。抱着这样的一个心态我重新打开了这隔了五个月后的软件,写下这篇随笔。

讲...

跳绳 (小泉花阳solo曲)【中文填词】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55150/

☆ Vocal:电波葵 

☆ Luric:枫小小

 ☆ Mix:三星堆

☆ Picuter:零号辰星

 ☆ Movie:睡狸


邂逅了你 遇见了你 改变了我自己

于是唤醒 心中憧憬 曾经的约定

感谢你那时候 站在我身后

你的笑容传给了我 向前的勇气...


夜空,没有月亮,看不到星星。

第一次尝到了【心里空荡荡的难受】这样的滋味。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感受,不得不服造出这句话的人。真正的经历过了,才明白这是一句怎样贴切的描写。

空荡荡的。却像是堵着了什么,闷的让人发慌。

明明没想过哭出来,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抬头望天。这样一个动作似乎能让我好受许多。

没有理由,毫无目的地晃着。想约人出来,却看着满当当的列表不知道该拨给谁。

第一次明明确确清楚地知道了自己自以为是的弱点。

真的,这也太自以为是了吧。发自内心地嘲笑回荡在耳边。

i wanna be

i wanna be

夜空,灯光,她的面庞,柔顺的长发。

温柔的拒绝。

啊,果然是我...

穿越时空的恋爱

我们是被遗忘的人,因为

无论多么真实的昨日,也将化作虚妄的未来

尽管时间早已被改写,隔着无数0与1的万水千山

我们依旧活在彼此的世界


从你传达而来的温暖与思念

迥异于过往的云烟

如果这一切都不曾存在,那就让它成为谎言

被遗忘,再消散


如今我们重复着爱与恨,真实与欺骗

忘却了过去海枯石烂的誓言

然后

遗失了刻骨铭心的回忆中的那个冬天


活着

夜晚的风很凉,狠狠地灌进了骨子里。星空隔得是那么近。天涯咫尺,似乎伸出手就能抓到

但这一切和他没什么关系。

自己死了吗?他不知道。总归应该还是活着的,他想。

尝试着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管是哪个部位,只要稍微有一点点知觉就好。但是他不想动。累,好累,也许动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觉得。

风还在吹,越来越冷。似乎是下雨了?一些湿湿润润的东西打在了他的脸上。但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是第几天了?他想了想,然后又放弃了。不管是多少天,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雷声炸响,一道光芒撕裂夜幕。

原来是真的下雨了。他动了动手指头,一条蚯蚓刚刚。他任由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干裂的嘴唇上...

第一周

周末 作业多 不过才开学而已

最近心情烦躁 说话前言不搭后语

思维跳跃 联想到了 三体

鬼才知道 耽美的脑洞 又是怎么窜进脑里

还神TM动笔  写下 结局

总之这个周末

CTM的二十四小时也没放到


cigarette

   在同一条街道旁的那个长椅上,辞堇明终于找到了那人熟悉的身影。

   “还以为你会赶不上呢。”西林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看着远方的海平面随口说道。

   “差一点。”辞堇明绕过西林,站在了长椅背后的另一端,眼神掠过了他脸上因为夕阳而晕染上淡金色的细微绒毛,同样飘向了远方,“所以呢?现在还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想看一看你能不能找到我。不过现在看来,我教你的东西都没有忘记嘛。”西林的声音似乎有些愉悦。

   辞堇明带着一脸果...

© -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