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偶像厨
游戏宅

长夜雨


 十三十四功名成,春风秋月临帝宫春。他起身,掩上等她的门。

 【一】

   “哈哈,阿绫哥哥,你又输了。”少女最后一子落下,霎时棋盘中黑色连成一片,黑龙翻身,一个腾挪,原本看上去占尽优势的白子变得岌岌可危。

   “不玩了不玩了,每次都是这样。”乐正绫赌气般的将手中的白子掷入木质的棋盒中:“就不能让我赢一次吗?每次都是让我占尽优势最后却阴我一把,这种只差一点的感觉让人堵的慌诶你知不知道。”

   少女开心的笑了起来,头上的八字辫一晃一晃的:“言和哥哥,围棋可是要慢慢来的,心急不得。你的棋艺其实很不错,可是却只知道一昧的进攻,鲁莽野蛮的过头啦,一点技术性的东西都没有。围棋可是修身养性的雅致玩意儿,什么时候阿绫哥哥你能做到‘无为,无我,无欲,居下,清虚,自然’,那也算大成了。”

   乐正绫咂咂嘴,有些索然无味:“那还是人么。诶,天依,咱们不说这个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

   “好啊。”洛天依欣然答应,站了起来。乐正绫十分自然的拉过洛天依的手,朝外面跑去。

   “我和你说啊,现在这个季节去正好合适,超级棒的,落英缤纷你知不知道,对啦!就是那种美轮美奂的感觉。我上次翻去后山迷路的时候发现的,哈哈,还有一个小湖呢,晚上的时候去那里肯定更有雅致,我们还能带一壶酒去呢,学古人湖中泛舟,举杯邀月。”

   “是吗!?那真的很美呢。要是能再飘点细雨就更棒了。”

   “飘什么雨,月亮都没了,那多没意思。”

   “所以要那种薄纱一般的濛濛细雨啊,不会影响月光却又能平添一份朦胧美感!想想都觉得快要起起皮疙瘩了。”

   “那还不如直接起雾好了,你们女孩子真麻烦。”

   “哈哈,不能这么说嘛....”

    .......

乐平149年,在长夜城,他们一个十六岁,一个十四岁。

 

 

【二】

“绫大哥,你...真的要去吗。”洛天依不舍得看着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乐正绫,眼眶微微有些泛红。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大丈夫在这时候就应当在沙场上保家卫国,我又怎么能够不去呢?”乐正绫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这夜色,仿佛看到了铁马冰河的场景。

“...一定,要回来啊...”

“嗯,我一定会回来的!”

乐正绫沉默了一会,将洛天依揽入怀里。

“只是委屈你了。”他说道,放开天依,一步一回首,眼中写满了歉意:“等我,等我回来,我就娶了你。”

    皎洁的月光冷冷的照射在盔甲上,折射着残灯满地孤独的影子。

“我等你。”洛天依望着乐正绫离去的背影,眼中充满了温柔:“等你回来,我就嫁给你。”

.......

乐平151年,边疆叛乱,朝廷兵力不足,四处拉壮丁戍守边城。而这一年,他们本应成婚,成为彼此最幸福的人。

 

 

【三】

充斥着口鼻的浓浓血腥味,夹杂着滚滚黄沙扑面而来。乐正绫注视着这茫茫大地一片狼藉,无论看过多少次,却总是习惯不了。抹了一把头上的血,吐出一口带着沙砾的唾沫,将手中快要破碎的长矛丢掉,再随手从一具尸体上拾起一把。乐正绫来不及再调整休息一下,因为下一波进攻已经开始了。

“杀——!!!”在前方那名半白发色的主将率先拔出宝剑,以身作则骑着战马向敌军冲去。“杀——啊啊啊啊啊啊!!!!”嘶吼声接连响起,仿佛要震破河山,冲破凌霄。乐正绫随着众多的士兵们举起长矛,徒步开始冲锋。

第一波接触开始,乐正绫他们势无可挡的冲入敌军。鲜血在肆意的飞溅,兵戈相交在耳边不绝的回响,但是很快,他们便遇到了阻碍。敌军的盾牌狠狠的撞击在矛尖上,随即而来的是漫天的矢羽,破空声撕裂着身边一个又一个同袍的生命,乐正绫左肩和大腿各中一箭,强烈的冲击直接将他带翻在地,却避过了后面接踵而至的箭矢。

“放!”己方的弓箭手们也终于给出了反击,稍稍压制住了敌军的进攻,后续的部队随即跟上,展开了新一轮的拼杀。乐正绫躺在血泊中,翻了个身,仰面看着天空的太阳,明晃晃的阳光刺的言和有些睁不开眼,于是干脆闭上了眼,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和拂过的微风。

如果就能这么睡过去,该多好。

乐正绫叹了口气,手上微微一用力,撑着长矛站了起来。

“可是,我还不想死啊。”

放眼望去,遍地黄沙,残破的盔甲,锈迹斑斑的长矛铁戟,数不尽的尸体。艳日当空。将士们在这里丢掉性命,换取着家园的安宁。

......

乐平154年,匈奴联系突厥楼兰,向大汉皇朝发起战争,边城嘉峪关被困,乐正绫第46次从战场上活下来。

 

 

【四】

“娘!我说了多少次!我是不会嫁的!”洛天依认真的看着母亲,平静却不容拒绝:“我会一直等他回来。我说过的。”

“哎...你。”洛母无奈的叹口气:“如今到处都是战乱,你一个女孩子,在这乱世怎么生存。已经六年了,他也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我看多半是...”

“娘,瞎说什么!”洛天依听到这话,顿时恼怒起来:“绫大哥才不会有事!我们约定好的!他一定会回来娶我的!”

“哎...好吧,娘也不会逼你,但是这么下去终究不是办法啊,难道你准备一直等下去么?”

“我会一直等下去。”

“你这孩子...”洛母摇摇头,退了出去。

“对了,言公子一直等在外面的,你也出去见见人家吧。好说言公子也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该有的礼数还是要尽到的。”洛母的声音从庭院外传来。

洛天依沉默了一会儿,却终究没有出去,站在庭中,将棋盘在石桌上摆开,黑子白子一子一子落下。不知道远方的他,此时是否也在思念。

秋风萧瑟,桔梗花正娇艳的盛放。

......

乐平158年,北边嘉陵关被破,战火从边疆蔓延到中原,为躲避战乱,在京城言家的帮助下,洛家举家迁往长安城。

 

 

【五】

“报——!”乐正绫正在营帐中仔细地研究着沙盒,却被门外传令官打断了思索。

“进来。”乐正绫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的传令官:“什么事?”

“校尉大人,将军有请”士兵站在营帐门口,恭恭敬敬的说道。眼前的这位校尉大人,可是经历了无数次战火的洗礼,从死人堆里爬着出来坐上这位置的,不知道立下了多少功绩。

乐正绫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走出营帐,乐正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自觉的望向长夜城的方向,眼中流露出一抹担忧和温柔。他知道当年北边嘉陵关被破,匈奴攻入了中原,但是却不知道长夜城有没有被卷入战火,她,有没有事。摇了摇头,他转过身,眼中的冷酷和凶戾代替了温柔,大步流星的向将军的营帐走去。

“将军。”乐正绫掀开了军帐的营帘,就看见了一半白头一半黑发的将军,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对于这位将军,言和没有一丝不服,满心的都是钦佩,他的好几条命可都是他救下的。

“呵,绫校尉来了,坐。”乐正龙牙这位将军没有丝毫的架子,笑呵呵的招呼着乐正绫。“卑职站着就好。”言和慌忙说道。

乐正龙牙也没有再坚持:“行吧。绫校尉,这次叫你来,是有很重要的任务给你。”这位久经沙场的将军满脸凝重:“如果成功,这将成为这场战争的胜负手。”

胜负手。乐正绫恍惚了一下,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他和她的围棋。而这一次,这场打了九年,惨烈持久的战争,是由自己来做这枚最重要的棋子吗?

“你看。”乐正龙牙手落向地图:“我们前方的探子侦查到匈奴方面的敌军正在大规模的聚集,似乎是有些等不及要决战的模样,可是根据其他边关传来的消息,楼兰和突厥并没有这样的意图。所以我猜。”乐正龙牙的手指重重的落在地图上的一个小点上:“匈奴的后方也许出现了什么问题,他们想要速战速决攻破嘉峪关然后回撤。但是现在,他们的兵力全都集中在前线,所以。”乐正龙牙抬起头,认真的盯着乐正绫:“我现在需要你,带领你的部队,千里偷袭!”

乐正绫和乐正龙牙对视着,眼里闪烁的是浓浓的战意:“属下定不负将军希望!”

“你要不负的是大汉皇朝的希望,是众位将士的性命,是嘉峪关后千万百姓的安宁,而不仅仅是我。”乐正龙牙伸出手重重的拍在乐正绫的肩上:“嘉峪关是抵挡不住楼兰现有的兵力的,增援已经晚了。如果你失败了,一切都完了,所以。”乐正龙牙深吸一口气:“一定要活着回来!”

......

乐平160年,战局陷入僵持,乐正绫受命,率领部队深入大漠奔袭匈奴,成为棋盘上,那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枚棋子。

 

 

【六】

“天依——!天依——!你在哪儿!?”言和焦急地四处呼喊着,自己是跟在洛天依后面出来的,可是现在却找不到人了,这里可是在城外,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和洛母交代。

洛天依躲在树上,看着言和急得团团转的样子,心里窃喜。“哼,叫你死皮赖脸的跟着我。”挥了挥拳头,幸好以前经常跟绫大哥四处乱跑学会了爬树,不然还真不好摆脱这烦人的家伙。

看到言和逐渐离开了这片区域,洛天依利索的跳下树,拍拍手,准备往回走,反正那家伙找不到自己也会回去的,倒是不用再去管他。

不过走出几步,洛天依却迷茫了。自己...这是迷路了?愣了会儿,洛天依有点不知所措。自己,终究还是不属于这里啊。长夜长安,一字之差,可是,不是就是不是,那个自己所熟悉的长夜城已经远在千里之外了,而自己牵挂的人,也没有回来...

还是回去找他吧,洛天依叹了口气,不然,真没办法回去了。

“言和——!你死哪儿去了!!”突然响起的喊声划破刚刚归于平静的树林,掠起了一阵惊鸟。

......

乐平164年,战争基本结束,战败的蛮夷退回大漠深处,躲避大周皇朝的清扫。洛天依从长夜城回来,距离她和言和大喜的日子,还有一个月。

 

 

【七】

“驾!驾!”乐正绫的鞭子一次又一次抽打着,却还嫌弃着这匹汗血宝马不够快,恨不得想要直接飞回长夜城,迫不及待的喜悦心情早已满溢了出来。

 

四年前,乐正绫受命深入大漠突袭楼兰成功,真正的成为了最后的一子,棋盘上的嘉峪关一个翻身腾挪,势无可挡的横扫了楼兰,冲断了蛮夷的布局,开始收缩蚕食剩余的敌军。而乐正绫,这场胜利最大的功臣,理所应当的被升为将军,和乐正龙牙平起平坐。

从大漠回来,大局已定后,没等伤养好乐正绫就迫不及待的向洛天依写了封信。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边疆的信才能传达出去而不会半路丢失。信中告诉了洛天依自己已经成为了将军,可惜边关战事还未彻底平息,自己还需要镇守一段时间,不过两年之内,两年之内一定回来。

不过却令人没有想到是,两年后,原本退入大漠残余的蛮夷却又再一次聚集起来,一股不小的兵力向嘉峪关突兀的发起冲击。而乐正龙牙此时已经被调去了嘉陵关,因为嘉陵关原本的将军在突厥最后的反扑下战死在了沙场。

于是乐正绫必须留下,率领嘉峪关的将士们守住这最后一次的攻击。期间曾多次陷入困境,蛮夷三族集结的最后的兵力实在是不容小觑,嘉峪关甚至陷入苦战,如果不是有朝廷的援兵,也许这场战争还会持续更久。最终虽然守住了嘉峪关,但朝廷却又命言和率兵追击,将蛮夷斩尽杀绝。军令如山,乐正绫不得不遵守,于是又是一年在大漠的奔波,终于在狂沙之中攻破楼兰,彻底保证了大周皇朝的延续。

从边疆回来后,乐正绫被召入皇宫,任命骠骑大将军,官封从一品,并许诺将轻舞公主嫁给她。乐正绫却婉谢了一切,向皇上表示自己只是想回家,解甲归田,平平淡淡的做一个普通人。于是在皇上的惋惜和满朝文武百官的惊愕中,乐正绫跨上马背,在滚滚烟尘中离去。

 

进了城,却早已不复当年模样,乐正绫几步走,几步寻,终于是站在了记忆模糊中的屋前。

屋中早已无人,犹剩旧酒残樽,落花败庭,石桌上是一盘未完的棋。问得邻居,却得知早已在七年前就不知搬往何处,四年前一位女孩倒是回来住了许久,却终在一年前离去。

乐正绫沉默不语,转身进了屋,对着那局未完的棋,黑子白子,一子一子的落下。

月色温柔地洒在身上,濛濛细雨飘散,却只是给月光披上一层薄纱。

乐平166年,饮尽了樽中浊酒,他起身,掩上等她的门。

评论(2)
热度(16)

© -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