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偶像厨
游戏宅

西游【壹】·金蝉子

一个猴子在孤独尽头载歌载舞,比这世间的百万众生都更喧嚣几分

                                                                                                   ——迟卉

 

最近把今何在的《悟空传》和《西游日记》看完了。

怎么说呢?我无法用语言去叙述这个故事和感情,毕竟,有些东西是文字无力承载的。

但我还是想写一写什么,用我苍白的文笔去尝试触碰那持棒怒指苍穹的身姿的骄傲与孤独。

 

今何在说西游就是一个悲壮的故事,我觉得一点儿也没错。

西游九九八十一难,全是神仙安排的。他们让你去西游,然后路上安排了一票妖怪,就是要整死你,这西游有个什么意思?

啥?你说你不向西走?你有得选吗不向西走。

所以说西游,其实就是为了冠冕堂皇整死你找的一个借口。

 
 

西游路上的妖怪,只分两种:一种是当初和孙悟空一起反抗天庭的兄弟,孙悟空必须干掉当初和自己一起战天斗地的生死兄弟才能成佛;一种是上面派下来的,不是这个的坐骑就是那个的童子,要被一棒子敲死的时候上面的人就会恰到好处的出现然后把人领回去,屁事没有,权当下界旅游来了,顺带还能逗逗猴子。

 
 

悟空传看名字,应该是猴子的主角,但其实里面还有一个人,却贯穿了所有前因后果的存在——金蝉子。

金蝉子作为如来座下的第二位徒弟,其实早已被如来深深的忌惮和戒备了。

如来的小乘佛法渡的是自己,是众神,天下苍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祭品罢了。

但金蝉子的大乘佛法却是想要普渡天下,做到真正的众生平等,神没有资格决定众生的命运。

金蝉子的佛法经论已经动摇了如来统治的根基,所以他想要除掉金蝉子。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

原文中在法论之前,金蝉子和须菩提见过面:

 
 

“师兄!……请教可以,却不可与师尊争论啊。”

“我不争论,怎解我心中疑惑?”

“可是……师尊是不会有错的。你想不通,定是你自己错了。”

“那就更要问个明白了。”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你错了倒也罢了……”

金蝉子注视着须菩提好大一会儿,忽而大笑起来:

“如来是什么?”

“是如实道来。”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冥须悟空。”金蝉子仰天笑道,“我为如来,又有何惧?”

 
 

须菩提那句“可是你错了倒也罢了……”正是对金蝉子的担忧。

你错了没什么,但万一是如来错了,如来说不定恼羞成怒,就会对你下手。

而金蝉子这时就已经做好舍身的准备了,就和须菩提说的一样,他只要不提,如来也不会刁难他。但他看不得众神自以为是,控制世人命运。

于是,他和如来赌了一把,用他的千年修行。

如来答应了这个赌局,因为他也想趁机除掉金蝉子。但如来很奸诈,双方推上赌桌的筹码完全不对等。金蝉子赢了,如来只是放弃插手孙悟空和东方天庭之间的恩怨,但如来赢了,金蝉子却要放弃自己的性命。

然后如来就利用孙悟空对花果山的感情赢了他。

魔王孙悟空死了。

孙悟空成佛了。

金蝉子输了。

 
 

如来回头望金蝉子道:“你输了。”

“是的,就让我永远忘记这一幕吧。”金蝉子仰头向天,一个巨大云旋开始在他头顶汇聚,本弱下去的风一下又急了,吹的诸神佛也吹不开眼,金蝉子却伫立狂风中,衣袍狂舞,神情安然。“这才只是开始呢,”他缓缓道,“……我去也。”

云旋中心一道巨大闪电直劈下来,把金蝉子的身体击了个粉碎。

风散了,云弱了,一切又平静下来

 


但金蝉子清楚孙悟空是不会这样轻易认输的,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如来也很明白。

所以如来安排了西游,安排了三个金箍,安排了金蝉子的转世唐僧去做孙悟空的师傅。

安排了偌大的一个阴谋。

他知道既然金蝉子看破了一切,唐僧也能看破。

但是他不在乎。

看破了又如何,依旧逃不出他的掌心。

一行五人,只能乖乖的去西游。

只是,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而已。


 

五行山已重现人间,这一切不过是宿命,一切不过是轮回。

沧海桑田,不过是一瞬间。

只等五百年后,听得山脚下叫喊如雷道:

“我师父来也!我师父来也!”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换,说: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的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那西方无极世界如来忽睁眼惊呼:“不好!”

     观音忙凑上前:"师祖何故如此?“

     如来道:”是他。他又回来了。“


                      

                      

评论
热度(4)

© -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