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偶像厨
游戏宅

兔子先生的圆环

    兔子先生最近碰上了一点小麻烦。

唔……怎么说呢?兔子先生做出来了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东西,可是却因为和另一个前辈的作品拥有着相似的风格,被人指责为抄袭了。

当然,兔子先生对此并没有太过地去在意。不过,那些喜欢这个东西的人们和兔子先生的朋友们却为了维护兔子先生,和那个人争论起来了。兔子先生不喜欢这样,所以觉得很苦恼。

怎么办呢?兔子先生想啊想,焦急地绕起圈来,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哎呀!”突然,兔子先生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兔子先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敲了敲晕乎乎的脑袋,低头看向绊倒自己的东西——一个圆圆的红色的环——也许是戴在手上的手环?兔子先生想到。

“喂!走路注意点啊,你刚才踩着我了!”

嗯?兔子先生疑惑地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

“喂喂!说你呢,东张西望的,难怪会被绊倒。”

兔子先生这一次循着声音看去,然后——他看见了脚边那枚红色的圆环。

“咦......咦?是你在说话吗?”兔子先生迟疑了一下,不确定地问道。

“废话!周围还有其他人吗?”红色的圆环回答道。虽然看不见面容,但兔子先生听着语气,相信手环先生——兔子先生姑且这么称呼他——一定是一脸不屑的表情。

可是……你也不是人啊,兔子先生诽谤着。

“你不也是只兔子吗?有什么好得意?”红色的手环先生仿佛猜到了兔子先生的内心,不岔地说道:“能走了不起啊?”

噗嗤——兔子先生脑补着此刻手环先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哼!”

不笑不笑。兔子先生赶紧严肃下来,看着手环先生,然后想到了一个问题。

“手环先生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

“这里经常有人经过诶,很容易被踩到吧?”

“……”

“咦?话说以前好像没有在这里见到过手环先生?”

“……”

“手环先生是被流沙卷过来的吗?”

“……”

“会走路了不起啊!!”红色的手环先生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再说了!流沙卷过来是什么鬼!我是拜托路过的河蟹把我驼过来的!驼过来的!!”

哦——兔子先生盯着手环先生,想了想,然后把手环先生捡了起来,套在了自己的爪子上。

“你干嘛你干嘛!”红色的手环先生看着兔子先生伸向自己的禄山之爪——至少现在他是这么认为的——有些惊恐地叫了起来。

“啊?”兔子先生被吓了一跳,略微茫然,“啊……啊,这个,带着手环先生的话,手环先生就不用待在这里被其他人不小心踩到了吧。”

“而且,手环先生还可以跟着我到处走走呢。”

谁要跟着你这个蠢货啊。手环先生嘀咕着,不过也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还以为这个蠢货会把自己给扯断呢。

不过……手环先生偷偷瞄了一眼兔子先生,也许,跟着他到处走走,似乎也不错?

 

兔子先生带着手环先生来到了放着他做出来的,很厉害很厉害的东西的地方。

“咦?这是你做的吗?”手环先生示意兔子先生绕着转了个圈,好让自己能够看清楚这个东西。

“很不错嘛!”手环先生称赞道,“没想到这么蠢的你也可以做出这样的东西。”

“你才蠢呢!你全家都蠢!!”兔子先生反驳道,他发现自从碰上手环先生后,自己的好脾气似乎都消失了。

“等等。”手环先生突然眼尖地看见了周围的一条评论,“往后走一点,再往左走两步……不对不对,再往右挪一点!”

指使着兔子先生挪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后,手环先生眯起眼睛看向那条评论。

“哦——”兔子先生也跟着看过去,随即恍然 ,刚准备向手环先生解释——

“这是哪个傻逼啊?”手环先生先开口了。

咳、咳咳咳!兔子先生差一点被呛到,好直白啊!

不过……兔子先生心里倒是很赞同手环先生——那货真的是傻逼。

“呃……”兔子先生缓了缓气,只好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给手环先生解释了一遍来龙去脉。

“哦?”手环先生听完之后,挑了挑眉——呃...也许能看见眉毛的话——振振有词地开口说道:“你是傻逼吗!遇上这种脑残苦恼什么?直接骂回去啊!骂的他连你这个傻逼都不如就好了!”

骂的连我这个傻逼都不如……兔子先生嘴角抽了抽,发现自己良好的涵养就快要彻底没有了。

深呼吸深呼吸,兔子先生反复告诫自己,要冷静下来。然后就看见兔子先生取下爪子上的手环先生,狠狠地往地上一摔!

“你才傻逼呢!你全家都是傻逼!!”

    灰头土脸的手环先生再一次被套在兔子先生的爪子上后,老实了许多。

“算了兔儿子,还是手环爸爸来教你如何装逼吧!”

兔子先生头上的青筋跳了跳,“环儿子,你兔爸爸不需要你来教。骂人算什么装逼,我们要文明你知道不?”

“切——”手环先生不屑,“你以为骂人就不能装逼吗?我可是人称优雅装逼者的手环先生,还是让爸爸我给你好好上一课吧。”

兔子先生强忍住扯断手环先生的念头,只是再一次把他狠狠往地上摔去。

 

兔子先生最后还是带着手环先生找到了那个人,因为兔子先生也觉得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

嗯……感觉这句话好中二,兔子先生默默羞耻着。

当然,兔子先生和手环先生一路上也是其乐融融十分默契。

爸爸的爸爸,儿子的儿子,傻傻分不清╭(°A°`)╮

“喂!就是你吗!”兔子先生站到了那个人的面前,手环先生嚣张地开口问道。

“呃……你谁?”那个人有些茫然,但看到兔子先生后马上明白过来。

“哦,是你啊。”那个人挠了挠头,刚准备继续说话,便被手环先生打断了。

“你是傻逼啊!明明两个风格相似,但是主题完全不同的东西,一定要扯成抄袭!外行人就好好做你的外行人,闭上嘴别发言啊!”

“我……”

“我来给你分析一下,巴拉巴拉巴拉……所以说你明白吗?这根本就不是相似!”

“你……”

“没有创作过作品你能明白什么?你辛辛苦苦做出的东西被人说是抄袭,你完全不懂他的心情就能在一旁冠冕堂皇地大放厥词说是抄袭,到底是有多自我为中心?算了!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你根本不懂这定义!”

手环先生根本没等那个人反驳,一股脑地说完了一大串,喘了口气,却发现眼前的人似乎想说什么。

“那个……我不是他……你们找错人了。”那个人委屈地挠了挠头。

“……”

“……”

于是手环先生和兔子先生集体陷入了石化之中。

搞、搞捷豹啊这是!——兔子先生有史以来第一次爆了粗口,果然自从碰见手环先生后,兔子先生良好的涵养已经不见了呢。

 

后来手环先生还是瞒着兔子先生找到了那个人,好好地教育了一番后带着他给兔子先生道了歉,这件事就算这么神奇的过去了。

兔子先生的生活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不过嘛——

“兔儿子!爸爸想你了。”

“环儿子你吃屎回来啦!爸爸我也想你了。”

“噫,兔儿子居然要吃屎,你给爸爸说一声,爸爸也不会让你混的那么惨啊!”

“儿子你吃屎别说话啊,看,噎着了吧,我摔摔你啊!”

……

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平静快乐呢!(笑)

 

 

                                                                    END

评论(2)
热度(10)

© -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