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偶像厨
游戏宅

血之祭奠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75155/


“细胞体质正常!”

“深海液供给正常!”

“PIDA值正常!”

“精神波动弦正常!”

“Geng分裂速度正常!”

“思维函数正常!”

“SG值正常!”

“生命体征正常!”

“一切正常!一切都正常!!”

“成了……成了……”

“是啊!终于成功了!我们终于成功了!”

“苏醒!它正在苏醒!!”

“这是历史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时刻!我们都将会是这一时刻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这将是我们人类最后的神明!”

“人类有救了!!”

……

 

 

一年后。

 

   洛天依看着窗外深邃幽暗的海洋,怔怔地发着神。

  “看不到鱼呢。”

   许久之后,洛天依转过头,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是啊。”她身旁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虽然是实时连接投影过来的海洋,但就算是深海,在末日纪元过了九十多年,也不会有生物了吧。”

  “真的很想看一次呢。”洛天依轻声说道,象是怕惊动了窗外那片不存在的海洋中那些不存在的鱼,“历史上说,在末日时代前,海里有很多很多有趣漂亮的鱼类。”

  “那是黄金时代啊!”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也叹了口气,“有时候听着那些从公元纪元存活下来的前辈讲的故事,真的很羡慕他们。毕竟他们经历过那样美好的时代。”

   洛天依抬起头盯着眼前比她高了快两个头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那可未必呢,博士。从天堂一般的黄金时代跌落到地狱的末日时代。我想,比起那些老人,应该是我们比较幸运吧。”

  “正因为从未见过,不知它的美好,所以才会毫不心疼,没有留恋。不是吗。”

  男人愣了愣,随即大笑起来,“也许我们真的很幸运呢!不过……”

  “博士,测试时间到了。”一个女人突然推开了门,打断了男人想要接着说的话。

  那是一个在末日纪元前拥有着典型西方特色的美丽女子,金色的波浪形长发搭在背部,高耸小巧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棱角分明的脸型没有让她显得冷傲,反而和清澈纯粹的蓝色瞳孔组成了一种微妙的和谐,给她整个人蒙上了一层东方人才有的圆润温和。

   但此刻,那双清澈纯粹的蓝色瞳孔中却折射出一道冷冷的目光,就如同珠穆朗玛最顶峰亦或是南极冰川最深处的冰块一样,凌冽的敌意就算隔的再远,洛天依也能从中感受到。

   男人轻轻咳嗽了一声,转移了女子的目光,“我知道了,塞比西斯,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带她过去。”

   “好的,博士。”塞比西斯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再看洛天依,退了出去。

   “极端派啊。”待到门再一次关上后,洛天依看着博士,“真漂亮。对吧。”

   洛天依是在一年前醒过来的,也许用活过来这个词更恰当。她不是人类,原本也没有名字,只不过是人造神计划中第一位“神”——零号。

   不过,她睁开眼时见到的那个男人,却带着一种奇怪的令人安心的异样目光看着她。

   “这么美丽的一个女孩子,叫零号真是太委屈了。洛水为赋,名为洛神;依彼平林,有集维嫶;你以后就叫洛天依吧。上天派来拯救我们的女神。”

   于是,洛天依有了名字。只不过她却一直没有明白,那个男人看着她的眼神,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温暖宁静的感觉,究竟包含着什么含义。

   因为,只是拥有人类躯壳的她,就如同所有的军魂一样,永远也学不会明白不了人类的感情。

   “嘀——测试完毕!情感波动函数最高0%,最低0%,均值0%”

   男人看着缓缓从情感分析仪中缓缓退出的洛天依,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还是没能学会。”

   “也许吧。”洛天依扯下连接在头部的信息导管,对着他笑了笑,“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吧。只是没有感情而已,反正我存在的最大目的,有没有也无所谓。这是最后一项测试了吧?”

   “嗯,最后一项了。”男人点了点头,带着一份淡淡的难过。当然,在洛天依看来,很奇怪也不能理解就是了。不过好的是,她早已习惯人们时不时会流露出她所不能理解的信息。

   “不过这一点,在今天EFIU(地球最终联邦)的会议上,有很大的可能被极端派拿来刁难啊。”

   男人这么一说,洛天依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塞比西斯。一般的极端派很少会在她面前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敌意,而像塞比西斯那种毫无保留的敌意,洛天依的记忆里,再没有别人了。

  “极端派在EFIU的十九翼议员中人数不多吧?应该影响不到最终会议。”洛天依想了想,有些不确定。这些麻烦的政治,自己在这一年内可没怎么留意和学习过。

  “嗯,他们只占了其中四翼。不过……十九翼中中立派可是占了八翼,而你没有感情这一点确实算一个很大的缺陷。只要中立派有六翼被拉过去,你就还得再继续待着了。”

  “哦?是吗?真可惜。”洛天依假装叹口气,“所以今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次测试咯。”

  “对,只要最终会议通过鹰派人造神计划最后一步,你就可以去地面上了,以后就算想在这里做测试也没机会了。”男人摸了摸洛天依的头,“走吧,别让那些人等急了。”

   两人出了门,向会议大厅走去,背后的设备传来轻微的电流声,亮着“零号军魂分析实验室”的牌子无声地灭掉,这里又恢复了原本的黑暗和安静。

 

   自从九十二年前外星文明侵入地球后,人类便进入了末日纪元。面对着高出地球不知道多少等级的外星文明,人类在五天内便死伤数十亿。而另外的几十亿人类,也不过是聚集起来,做着无谓的抵抗。

   短短四年后,人类便只剩下了六千万。而这四年,更是被之后的人们成为“漆黑的黑暗时代”。

   但如同讽刺一般,存活下来的人类不仅科技突飞猛进,进入了科技爆炸时代,就连万年没有丝毫进展的基因方面,也被进一步优化。活下来的人们,一个个都成为了四年前所谓的超人。

   末日34年,在能达到光速百分之一的飞船造出来以后,人类本来准备放弃地球逃跑,却绝望的发现外星生物彻底封锁了太阳系。于是仅存的人类只好慢慢聚集到了一起,建立起了人类最后的三座地下堡垒——蓬莱,圣·阿尔法,肯吉尼斯弗瑞雪。

   既然没办法逃走,那就死磕吧!抱着这样信念的人类,勉强拥有了生存逃亡的资格。

   但是人类并没有彻底地成为失败主义者,在经过长期的观察和接触(厮杀)后,人类发现它们拥有着绝对的纪律和服从,等级划分异常严格,放在公元纪元,那就是最完美的士兵。于是人们按照公元纪元的军衔,将不同实力的军魂划分了等级,并将它们称为“军魂”。

   但在之后的人类在历经各种失败后,终于明白了自己和军魂的差距,想要靠着现在的人类,就连给予军魂重创也做不到。于是人类制定了造神计划,准备提炼军魂的基因因子优化人类自身,制造出能对抗军魂的超级战士。

   末日纪元73年,人类第一次捕捉到了活着的军魂,造神计划被迫不及待的启动,却很快就偃旗息鼓了。因为人类发现他们的身体无根本法承受军魂因子的优化,简而言之,人类无法战胜军魂,就连从他们那里借用力量,也不行。

   不过并没有气馁,很快的,人类便启动了人造神计划——既然自身的身体没法承受,那就制造一个可以承受的躯体出来!

   于是末日纪元90年,第一个实验体零号,成功苏醒。

   洛天依苏醒后的一年里,只有两个字——学习。

   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学习一切可以学习的,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杀戮技巧,毕竟她真正的本质,就是一台战争武神。

   虽然当初制造洛天依使用的军魂因子,只是一个在军魂体系里相当于治疗兵的角色,因为只有这类军魂,保持绝对服从和职位的关系,所以就算是空有力量也不能完全发挥出来,最终才能被人类捕获。但军魂毕竟是军魂,就算是一个医疗兵,也要远远强于人类,再经过系统的训练,那已经是不输于战斗型士级军魂的实力,也许还要更强。

   不知道是不是军魂因子的原因,洛天依拥有了共鸣的能力,能在一定范围内提升友方的实力。虽然单体作战能力不强,但在战场上却极为有用,放在公元纪元的说法,那就是全属性的buff,大大提高了人类这方士兵的作战和生存能力。

   本来在第十个月的时候,洛天依便学完了一切东西,能够派到外面去了,但因为没有感情这一点被极端派大肆利用,只好被迫留下来接受再次观察。

   EFIU在启动人造神计划时,内部便分裂成了三块。主张利用一切手段反击的鹰派,和极端仇视军魂的极端派,以及中立派。极端派不能接受人造神计划,他们觉得制造出来的生物虽然是人类模样,但拥有的却是军魂的本质,不能保证安全;鹰派却觉得极端派小题大做,人造神的思想只会是人类的思想,只是拥有军魂的力量罢了,况且,也只有它们,才是目前唯一的希望。

   在种族存亡的时刻,极端派终究还是占了少数,人造神计划顺利启动。不过成功的零号实验体却无法拥有感情,本来安分下去的极端派立刻就跳了出来。

   就像现在一样。

 

   “我认为,零号实验体无法拥有感情这一点——”

   “抱歉,打断一下。”男人静静地看着十九翼议员中正在叙述的其中一员,抬手示意了一下:“她不叫零号实验体,她的名字是洛天依。”

   “博士,请不要打断我说话。”被打断的议员有些不快,但没有表现出来。淡淡地瞟了一眼博士和他旁边的;零号,“好吧,洛天依。我认为洛天依无法拥有感情这一点是很大的威胁,因为没有感情,它会保持绝对的冷静,在战斗中极其有利,这一点我承认。不过,没有感情,那也代表着对人类没有丝毫感情,各位别忘了,它的本质依旧是军魂,你们能保证它去了地面后它还会为我们而战吗?绝对冷静的战斗思维很好,但是,不一定是我们的。”

会场略微沉默,中立派的议员并没有开口,和极端派一样,把目光转向了博士和鹰派。他们需要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我认为,埃索克议员的发言太过片面,完全就象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零……洛天依无法拥有感情是事实,但它从诞生起就一直生活在人类当中,没有感情并不代表它没有对人类的归属感和认同感。说不定它自己心里也认为自己属于人类吧。”常思北看向洛天依,提出了反驳。

洛天依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或者摇头,只是笑了笑。

常思北对她轻轻点点头,继续开口说道:“况且,难道你认为如今的人类还有什么办法吗?人造神计划几乎倾尽了所有资源,就这么被放弃,你认为我们接下来,还有什么能耐存活下去?”

埃索克顿时语塞,不过很快的,他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措词:“说到底来,还是当初常思北将军你们的人造神计划制定的不够详尽,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吧。人类就算没有人造神,不一样过了九十年么?而如今如此不稳定却又强大的人造神出现,没有控制好,我们人类直接就提前灭亡了,还谈什么存活?”

“博士?你的看法呢?”在埃索克陈述完后,EFIU的主席,也就是十九翼审判议会的议长,发话了。

男人向主席位行了一个礼,“主席大人,根据这一年来的相处观察和分析报告显示的结果,我认为洛天依完全没有问题。虽然埃索克议员说的没错,她确实没有把自己当做人类,但同样的,她也并没有把那些罪恶的军魂当做自己的同胞。但不管怎样她终究和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我相信她,我们也只有相信她。”

况且……男人偏过头看着身旁低了自己两个头的灰发少女,再一次流露出了洛天依所不能理解的目光,“她是完美的,独一无二的存在,是我们人类最后也是唯一的光明,指引着我们真实的未来。”

“是的,我会帮助你们,姑且我也算是半个人类,我喜欢这个文明。”洛天依看着男人,不知什么的内心掠过一丝异样,绿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迷茫,却是无比认真地说道。

自己的这个决定,似乎更加坚定了?

“好的,各位表决吧。”主席点了点头,“零号实验体洛天依是否正式派遣地面部队!”

 

……

 

末日纪元93年,人造神零号实验体洛天依进入地面部队,人类第一次反击的号角,正式吹响。

 

 

 

“警报!警报!监测出现军魂靠近!”

“有没有办法确定坐标!附近有没有队伍!?”

“坐标确定!B区I5,附近……附近没有小队成员!”

“艹!”将军狠狠捶了一下桌子。B区I5?这个地方只距二号卫星城不足两千米!但他娘的附近居然没有猎魂队伍!?

“该死!把天眼调到该区域!总部还有没有队伍?派出去!”将军咬咬牙,希望来得及吧。

“银翼小队,青铜时代小队正在赶往……”负责联络的人员盯着荧幕,话音却渐渐弱了下去。

轰!天眼传送回来的画面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少女。而此刻,少女一把漆黑的裂魂匕首和一把毁灭者手枪,正在肆意屠戮着军魂。

是的,屠戮!一只并不算弱的士级军魂小队,在少女手中,却如同布娃娃一般,被肆意蹂躏。

看到少女的出现,将军终于舒了口气,没事了,既然她赶到的话,那就没事了。

 

洛天依甩了甩裂魂上的血,卸下弹夹检查了一番,然后点开了腕表上的联络系统,“B区I5清理完毕,是否回收?”

“不用回收。辛苦了,洛天依上校。”

洛天依点点头,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见,便切掉了联络。

抬头望了望一碧如洗的湛蓝天空,她转身离去。

 

如今是末日纪元96年,距洛天依来到地面已经过去了三年。

地面上的世界和地下世界完全不同,甚至地面上的人类,已经组成了一个独立的体系,成为了和地下世界对等的另一个存在。

地表世界的人类大部分是当初地下世界陆续派遣到地面的部队成员,还有一些当年不愿前往地下世界的居民。在经过不断的厮杀和进化后,地表世界存活下来的人类成为了人类中真正的精英,他们建立起了防御堡垒,组建了猎杀军魂的猎魂小队,甚至因为近几十年的繁衍,还在防御堡垒——基地的外围建造了三座卫星城。

地表世界,成为了人类最锋利的一把尖刀和最坚固的一面盾牌。

而洛天依来到地表世界的这三年里,凭借越来越多死在她手上的军魂积累的军功成为了上校,并以绝对的实力得到了所有裂魂小队的尊敬。

毕竟,这里是存在了百年的战场。

 

洛天依没有返回基地,而是回到了一号卫星城,那里有一套属于她自己的房子。

这是当初来到地表后洛天依自己要求的,她不喜欢基地庞大冰冷机械感十足的厚重,这种氛围在地下世界的实验室里见的太多了,既然来到了地表,自然得感受真正的地表世界。至于基地那边,洛天依几乎从未去过。

基地后来也慢慢习惯了洛天依不到场的情况,有什么任务或者物品都会通过虚拟设备传递,算是默许了她的这个特权。

不过近百年的末日时代,没有丝毫影响人类的建筑艺术和风格,如若不是那高耸的城墙和笼罩着整座城市散发着淡淡光晕的等离子隔膜,一号卫星城普通就和公元纪元的任何一座大城市一样,繁荣、昌盛,而且热闹。

洛天依的家在卫星城接近中央地带的一幢豪华公寓,而为了放置武器装备和大量检测、实验设备,洛天依甚至把32、33层一起买了下来——反正也是基地出钱。

家中的装饰极其简单也很简洁,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厨房和一个卫生间,其余地方全打通放置着各种各样的设备和武器。而回到家中的洛天依也和一个普通的少女一样没,换了一套宽松的衣服,托着脸盘腿坐在椅子上.,盯着巨大的落地窗开始发呆,目光掠过城墙,穿过等离子隔膜,凝视着遥远的地平线。

从背后看去,少女的身躯透过玻璃映射在金属钢铁的城市中,混合着远方的荒野和森林,倒映在湛绿的瞳孔。像是一幅处在时间尽头的画,强烈的违和感与和谐交融纠缠着,包围了所有孤独。

不过落地窗上突然弹出的窗口撕裂了这幅画面。洛天依看着虚拟窗口的提醒有些疑惑,自己这里,应该从来不会有人来才对。即便基地的人也会事先打招呼,但今天并没有收到过来自基地的邮件。

洛天依慢悠悠地开了门,看见了门外的男人。

“博士?”

带着疑问的口气。洛天依有些不解地望着亢奋的男人。

“天依!我成功了!我做出来了!能够显示周围军魂数量以及实力的便携式天眼!我做出来了!”

男人激动地一把抱住了洛天依,随后松开手递过去一个小小的银色圆盘。

随意地接过圆盘掂了掂,洛天依问道:“EFIU和基地知道了吗?”

“呃……”男人兴奋的表情瞬间消失,愣了愣,“忘记和他们说了……”

洛天依拿着圆盘的手明显顿了一下,有些古怪的望向男人,“博士你...自己跑上来的?”

男人尴尬地笑了笑,算是默认了,“因为第一个想告诉和分享的人是你嘛。”

洛天依看着男人,有些发愣,她又一次感受到男人流露出来那种自己熟悉的,却无法理解的感觉。这是一种在地表世界呆了三年的洛天依,一次也没有遇上过的,独属于他的感觉。

轻轻晃了晃脑袋,洛天依把男人让进了屋。

“这东西怎么用?”洛天依照旧盘着腿坐在椅子上,略微好奇地问着对面的男人。

男人看着洛天依的坐姿,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这样。”男人接过圆盘开始操作起来,不一会儿,圆盘上投影出了稀疏的光点。

“挺安全啊,这座卫星城。”男人有些赞叹,向洛天依解释,“光点代表军魂个体,笔密集到一定程度时会自动生成数字,颜色代表实力,说到这个,我可是费了很大劲才让天眼能够以不同颜色的形式将不同实力的军魂区分出来,难就难在对军魂个体能量波动的测试和确定……”

“博士……”洛天依无奈地打断了男人即将展开的专业讲解,“你就告诉我怎么用就行了....不用告诉我原理的。”

“好吧。”男人也是知道自己兴奋过头了,顺势接了回来,“不同颜色对应不同实力的军魂,以白赤橙黄绿青蓝紫为基准,白色最低,紫色最高,依次对应列兵、上等兵、下士、中士、上士、少尉、中尉、上尉。”

“此外普通探测仪和通讯设备有的功能它都有,例如三系坐标、实时记录传输、定位之类的,你应该比我清楚。”

“博士……红色...算什么级别...”

“红色啊。那其实只是我模拟出来的能量,超越了尉级,应该算是校级吧。不过这只是我弄着玩的,毕竟还没有遇到过……”

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圆盘投影中那向着这座城市移动的红点,瞳孔急剧收缩。

“怎么……会……”

抬起头和洛天依对视了一眼,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惧。

“跟我去基地!”男人站了起来,望着洛天依坚定不容置疑,“必须马上让这座城市……不,让整个地表世界收缩避入地下世界或者地下堡垒!”

 

洛天依和男人回到基地后,却发现基地早已乱作一团。

“看来也发现了。”男人叹了口气,带着洛天依找到了将军。

“尉级小队都给我派过去!!士级的也跟着过去!!在它到达一号前必须拖住它!!该死!!让一号的那帮居民他妈的快点撤离!!”

在将军的咆哮下,整个基地高速运转了起来。

“零号呢!!?洛天依呢!!联系她!让她赶过去!!”

“将军。”男人站在将军的背后咳嗽了一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嗯?”将军转过身,第一时间看见了一直平静地跟在男人背后的洛天依,双眼一亮,直接无视了他,“洛天依你来的正好!快赶去A区C3!那只军魂有点异常,小心一点!”

“将军!”男人面色大变,加重了语气。

“博士?”将军终于才注意到男人,向他点点头问了个好,“博士,现在有些紧急情况,还希望你能稍微等一等。”

男人急忙伸手拦住转身就要离开的将军,“等等将军!这只军魂是前所未见的校级军魂,就这样派人去不过只是送死!将军最好让所有人尽快收缩进去地下世界躲避!在我们没有摸清校级的实力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进入地下世界?”将军冷哼一声,“要乘此机会让我们地表归顺地下么?不要太天真了博士,这种愚蠢的意见你认为我会接受吗?就算地表战至最后一人,我也不会归顺EFIU的那帮傻逼的。”

“洛天依上校,蓝星小队正准备从基地出发,你和他们一起吧。”

将军偏过头,对洛天依说道。

“你们要去送死就自己去!别拉着洛天依!”男人突然将洛天依拉在自己的背后,迎着将军冰冷的目光毫不畏惧的瞪了回去,“我现在申请带洛天依回地下接受体检!”

“博士,希望你好自为之。”将军眯起了眼睛,折射出危险的光芒,“现在不是让你胡闹的时候。”

“你们根本不能明白校级意味着什么。”博士冷冷地注视着满屋子的人,“你们能想象当初我模拟计算校级军魂时能量波动的数据吗?五倍于上尉!而这只是最低限度的阀值!”

顿了顿,博士继续说道:“你们根本就不能明白,所以你们想去送死就去吧。但我必须把洛天依带回去,这是我们人类最后的希望,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将军明显是被博士的话震动了,脸色阴晴不定,“你确定?”

“万分确定。”

“青铜时代,狼牙和天堂全队覆灭!”随后立刻传递过来的消息让将军彻底相信了博士的话。要知道天堂和狼牙,可是在基地能媲美最顶尖队伍的两把尖刀,现在就这么全死掉了,他们不过才刚刚赶到那里吧。

将军有些艰难的吞了吞口水,“一号卫星城撤离情况如何?”

“刚刚达到20%……”

听到这个数据,将军整个人都成了死灰色。一号卫星城的人口总数,可是占了地表人口的60%,所有人类的41%,如果损失了,对于好不容易能够喘息的人类来说,将会是足以致命的打击。

“完了……完了……”将军绝望地摇了摇头,“通知所有地表人类,全部躲入地下世界!”

“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去试试。”一直默默站在一旁洛天依突然出了声,“也许还能救下大部分人。”

“天依你!”博士瞬间慌张了起来,“你没有胜算!”

洛天依拉住男人,轻轻摇了摇头,“我知道,所以我只是去救人的。我会尽最大可能拖延住它。”

“真的!?”将军眼睛一亮,“有把握吗?”

“如果基地和EFIU都配合我的话,还能再救下九成的人。”

“天依……”

“博士,让我试一次吧,你也说了,我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况且我的家还在一号卫星城呢。”洛天依笑着看向男人,“相信我吧。”

博士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带着骄傲和欣慰的眼神摸了摸洛天依的头,“我相信你!”斩钉截铁的语气,夹杂着洛天依熟悉的感情。

“将军,基地这边麻烦你了,我现在立刻和EFIU联系。”

洛天依感受着头上传来的温暖,心脏突然加剧跳动,一股陌生却又让她无比亲切的感觉暖暖地淌过。

自己一定要回来!

 

 

洛天依满身伤痕的站在黄沙中,周围横七竖八躺着众多的尸体,浓浓的血腥味却被呼啸的狂沙掩盖。不远处,静静地站着另一位男子。

以人类的审美观来说,那是一个颜值高到爆表的男子,惨淡的面容配上它一身的戎装,却是说不清的横刀策马英俊潇洒。

可正是这个恶魔,屠戮了赶来的所有猎魂小队,就连洛天依,也无法阻止它……不,她甚至没有能力救下一个人。

不知道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洛天依盯着它,思考着现在该怎么办。自己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或者说低估了校级的实力。半个小时,连带着四个顶尖小队,仅仅只支撑了半个小时。

看着它又一次踏出一步,洛天依叹了口气,带着裂魂贴地前进,再次和这个恶魔碰撞在了一起。

只能希望基地和EFIU快一点了。

血光闪现,不远处的城市依旧散发着淡淡地光辉。

而此刻,博士和将军却几乎处于狂怒状态。

“为什么!?”博士冲着眼前议员的实时虚拟投影咆哮着,“什么叫放弃零号!?”

“如你所见,博士。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男人面前的议员带着友好的微笑看着他,丝毫不为所动。

“告诉我为什么!!”

“校级对于我们现在的威胁太过巨大,如果不能除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人类都将陷入劣势。”

“所以这和洛天依有什么关系!她现在正在和那个怪物对峙!拯救着数以十万的人类!!”

“因为需要用她牵制他。”

男人瞬间哑口了,不是接受了这个理由,而是觉得太过滑稽,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元帅的意思也是这样吗?”将军冷冷地扫视了一圈众人,“原来元帅早就和EFIU勾搭上了。”

“哼。”被称作元帅的高大汉子不屑地看了一眼其他议员,“你错了沃夫,我从来不和这些蠢货打交道,如今只是迫于形势而已。”

“你说谁是蠢货?”埃索克怒哼一声,反问道。

“行了!这种时候还在闹!”一直没有开口的主席出声制止了埃索克,转头对将军说,“说到底,这东西也是你们基地拿出来的,我们不过是在其上做了改进,使它的威力更大罢了。”

“为什么不能提前通知洛天依一声,让她能够避开?”

“范围太大,没法避开,必须得有诱饵,而且,这个诱饵必须还得有一定实力。”元帅淡淡地说道,“再说,她毕竟没有感情,如果告知她,会不会反叛?我可不希望在一个怪物没死之前又多一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这可是现今唯一的人造神!人类最后的希望!你们就像这样毁掉人类吗?”博士冷冷地开口。

“不这样做,人类现在就会毁掉。”另一名议员看向男人,“况且博士,一号实验体已经快要进入苏醒阶段了吧。”

“你们这群傻逼!”男人骂道,“你们根本就是在杀鸡取卵!”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博士。”

“那就这么定了。”主席左右看了看,见没人发言,“博士,将军,请尽快做好准备吧。”

实时连接断开,空荡荡的大厅中只剩下博士和将军。

“通讯信号被锁了。”将军无奈地抬起头,“只能听天由命了。”

 

轰!洛天依狠狠地被掀飞,重重地撞在地上,粗粝的黄沙瞬间将与她裸露在外的肌肤摩擦,划出一道道血痕。

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甩了甩裂魂上的鲜血,不过这一次,大部分都是她自己的。

对面的恶魔除了手臂上的轻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伤口,最多不过是盔甲有些破损,然而从半个小时前起,它都再没能向前踏出一步。

该死!怎么还不传来!洛天依集中精神再次暴射出去,却在焦急地等待着博士和将军的讯息。

洛天依现在完全是凭着一口气在坚持,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倒下,那口气一散,她将再无还手之力。

她是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自己答应他的,可能要食言了。

在面对那个恶魔的最后一瞬间,洛天依终于明白了从睁开眼时就看见的那份眼神,那份只在他身上才能感受到的感觉。

再见了,父亲。

这个时代,从来没有奇迹。

耀眼的黑芒准时亮起,一瞬间仿佛亘古,吞噬了所有的一切,时间重归于混沌。

结局,在这一刻,便已落下了帷幕。

 

……

 

深邃黑暗的实验室中,只有仪器不时传出的微弱震动和电流声宣示着存在感,而房间的尽头,那浸泡在幽蓝液体中的白发少女缓缓睁开了双眼。

“姐……姐……”

 

                                                                           END


评论(3)
热度(7)

© -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