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偶像厨
游戏宅

寒叶霜

曲子地址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9255

冰霜浸染了红叶,天地之间,唯余一片苍凉。

【壹】

洛天依和乐正绫第一次相遇便是在那间宅子。作为京城世族洛家的子嗣,虽说只是一个母亲病逝,毫不起眼的庶女,但洛天依还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小院,过着丰衣足食,足不出户的生活。

第一次看见乐正绫的时候,洛天依才不过十岁。也许是在这里憋的太久太过无聊了,对于这个冒冒失失闯进院中的少年,洛天依没有第一时间唤来下人,而是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

“喂!你是谁?为什么跑到我院子里来?”洛天依带着疑惑凑近了少年,不知道为什么,她从这个少年身上看到到了熟悉的影子,模模糊糊,却又让自己难以忘怀。

少年的衣物朴素却又不显简陋,上好的布料配上腰间的普通玉佩,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富贵人家,也不像是什么平民百姓,大概只是附近的大户人家罢了。

只是有些尴尬的,少年挠了挠头,也许他也并没有想到,自己翻墙竟然翻错了地方,跑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家里来。

“我...我叫乐正绫,对不起啊,因为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本来是想再悄悄翻回家免得被爹骂...但好像...走错地方了。”乐正绫有些局促,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和陌生女孩说话。

“噗嗤”洛天依突然笑起来,这家伙傻傻的看上去好可爱,正巧自己没人陪着玩,也许他会是一个好玩伴。

“乐正绫...那我以后叫你阿绫吧。阿绫,你会下棋吗?”洛天依走到院子中的石桌旁坐下,捻起一枚棋子,“陪我下一局好不好?就当是翻到别人家里来的道歉吧。”

乐正绫有些不安,自己还要早点赶回家去,“啊...我,我只会一点点...还是不了吧。”

“那你就去给我买浪坊的绿豆糕当赔礼!”

乐正绫这下更傻眼了,浪坊可是上京城数一数二的点心铺,卖的虽然都是好东西,但价格也贵的出奇。自己身上哪里会有那么多钱?

“我还是陪你下棋吧。”乐正绫苦着脸,可怜兮兮地坐下,得,这下回家肯定会被父亲给骂了。

“既然你不太会,那你执黑子先走吧。”洛天依把装着黑色棋子的木盒推过去,自己拿起了白子,“我的棋艺可是很好的哦!要不要我教你啊?”

“不用了。”乐正绫一子落下,摇了摇头,他还想尽快输掉回去呢。

“真没意思。”洛天依撇撇嘴,不开心的落下白子。自己只不过是无聊想让人多陪着玩玩嘛。

不过...望着渐渐黑白分明的棋盘,洛天依和乐正绫都有些发愣,这种感觉,为什么会如此的熟悉呢?

上唐214年,他与她,在冥冥轮回中,再第一次相遇。

【贰】

“阿绫,你在看什么?”洛天依捧着绿豆糕,有些好奇地看着对面少年手里的线装本。

“讲兵法的书。”乐正绫笑了笑,将书放下,“大小姐今天怎么好奇这个了?”

洛天依撇撇嘴,塞了一个绿豆糕在嘴中,“还不是因为你整天拿着那本破书看,都不陪我玩。不过阿绫,你以后是想去参军吗?”

“是啊。”乐正绫碰了碰桌子上被自己翻的有些破烂的兵书,“毕竟家里比不得洛大小姐你,只好自己多多努力咯。”

“切。”洛天依表示不屑,“要不你娶了我,不就行了么。”

“别闹了洛大小姐。”乐正绫笑着揉了揉洛天依的头,眼里却闪过一丝落寞。如果真的要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话说今天的点心还合大小姐胃口吗?”乐正绫随手也拣起一个绿豆糕丢在嘴里,“这可是我觉得自己做的最好的一次了!”

“不好!”洛天依果断摇了摇头,然后一把将盘子夺回来,护住里面青蛙形状的绿豆糕,“你可是说好要赔我浪坊的绿豆糕的!结果整天都拿自己做的糊弄我,哼!”

“哎呀...这个...不是没钱吗...以后会买给你的!我保证!”

“你说的啊!到时候我想吃多少就给我买多少!”

“哎哎哎!我可没说随便买啊!”乐正绫慌忙阻止,这不是闹着玩的啊,会破产啊!

“好!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不为难你了!记得明天也要给我带点心来哦!”洛天依无视着乐正绫,自顾自的开始赶人。

“好吧好吧,那我走了,唉...本来还想说发现一个好地方带你去玩玩的。”乐正绫假装叹了口气,慢悠悠地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洛天依却突然伸出手拉住他的衣服,“阿绫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看着装作满脸不在乎却又透露着希冀目光的少女,乐正绫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伸手擦去了她残留在嘴角的残渣,然后拉起她的手。

“那就走吧!”

上唐220年,他与她,在同样落英缤纷的季节,再一次相恋。

【叁】

乐正绫来到军中已经两年了,两年的时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如今大唐国富民安,天下太平,正是鼎盛时期,哪里会有战事?乐正绫在军队里待了两年,也不过依旧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卒。

有时候真希望那些胡人能打过来啊!

乐正绫站在城墙上,遥望关外,有时竟会冒出这样的念头。毕竟在战争时期,官职才会升的更快,不然就算等到自己兵役结束,不还是没有什么资格去迎娶她吗?

叹了口气,乐正绫从怀中拿出了她的信,以及当初离去时她递给他的那枚红翡所成的枫形玉佩。在边塞凛冽呼啸的寒风中,也只有它们承载着她的思念,陪伴在他的身旁了。

透过信中熟悉的字体,乐正绫仿佛听见了那熟悉的语气,看见了那熟悉的身影。

今天又去了哪里,发现了什么好吃的,院子里的三色堇又开了,有多么想你......她在盛京城的生活跃然纸上,历历在目,清晰可闻。

乐正绫幸福地笑了笑,把信纸折叠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回怀中。他决定了,只要回去就向洛家提亲,管它什么门当户对!如果真不行,还能私奔嘛!想来她也会同意...的吧?

只是,一切来的那么突然。

乐正绫天天念叨的胡人在某一天真的进犯了。乐正绫的祷告似乎被佛主听见了一样,战争爆发,无畏的铁蹄轰然踏碎大唐的和平,连带着乐正绫那刚刚定下的决定。

上唐224年,乐正绫怀揣着她的那枚定情信物,踏上了残酷的战场。

【肆】

“起风了。”洛天依抬头看了看窗外,桌上的烛台在风力的流动下忽明忽暗,跳动着不规则的火焰。

起身轻轻推上窗,洛天依重新坐回桌旁,抚上了那一架古琴,微微惆怅。

如果你还在我身旁......

叹了口气,洛天依突兀地拨动琴弦,淡淡的悲切与思念之意流淌着,搅浊了她的心绪。

那画廊下的漫步,石桥上的风情,与他在一起回忆缓缓漫溢着,不曾有一丝遗忘。

烛台边的那本泛黄兵书,在灯影中飘忽,折射着残灯满地的孤独。

灯火萧萧,一曲断肠。

洛天依眺望着雁门关的方向。

心里感叹着思念的感觉可真是糟糕。

不过......

你答应的绿豆糕,可不许食言啊!

我可是,等了很久很久了。

阿绫,你一定要回来!

【伍】

乐正绫仰面躺在行军帐篷里,睡不着。

战争爆发后浴血厮杀的他确实得到了提拔,但不过也只是管了五十个兵的队正一职,甚至算不上什么官职,连从七品都不是,依旧只是一个毫不起眼,在前线杀敌的士卒罢了。

这样下去,就算战争结束,自己也不见得能捞个官当吧。这样下去,指不定哪天自己就死在沙场上了。

乐正绫很是无奈,索性翻了个身爬起来,想要出去吹吹风。反正也睡不着,干脆帮弟兄们换一轮班值好了。

钻出了帐篷,清冽的秋风瞬间清醒了还有点晕沉的大脑。乐正绫取过冰冷的长戟,偷偷摸摸灌了一口劣质烈酒。

这可是上一个战场上他从一个匈奴人身上找到的战利品,悄悄藏到了现在。

在军队里,酒从来都是禁忌,但从来也都是好东西。

借着皎洁清冷的月光,乐正绫想象着自己是和洛天依同坐在西窗下,对饮着白月光。

不知道天依睡了吗......

乐正绫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胸口的那枚玉佩,温暖的体温早已将它捂热,化作一股暖流淌过乐正绫冰冷的手指。

听着隐隐约约的马蹄声,乐正绫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他前些日子寄回的那封书信,也不知道到了没有。

乐正绫脸色突然猛地一变,几乎在同时,伴随着渐渐逼近的马蹄和军营里响起的号角大喊了出来。

“敌——袭——!”

轰然的火光,燃起在他脚下的土壤上。

那一枚枫叶,在火红的光辉中,随风而散。

【陆】

洛天依突兀地被惊醒,望着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吹开的窗户,心里微微悸动。

好像...发生了什么。

起身披上了衣,洛天依关上窗户,却突然发现棋盘旁燃尽的烛台。

缓缓闭上眼睛,洛天依心里的悸动越来越重。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天太冷的缘故!

窗外,月明风清,没有一丝烟雨,满园的三色堇盛放凋零。

洛天依缓缓伸出手,覆了眼前的这棋局。

一滴露珠,碎在黑子上,再没有退路。

天地一片苍茫。

我......说过了会等你。

                                                                                           END

题外记:上唐255年,洛氏庶女洛天依病逝,无夫无子,年51岁。

评论
热度(8)

© -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