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偶像厨
游戏宅

【言战】画中少女

·仿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中《水晶幻想》篇

 

    警卫走过空无一人的长廊,“喀喀”的鞋跟碰撞大理石的声音显得有些格外清脆,集束成线的光亮不停地晃动着,然后消失在了下一个展厅深处。

 

    (唔,看上去好像喝了酒)言和看了一眼警卫离开的背影,灵敏地从壁顶滑了下来,轻车熟路的在黑暗中找准了方向(所有人都喝醉。这样真不错)言和压了压自己的帽子,悄无声息地奔跑起来(还有两分钟。来得及。两分钟。现在应该是1:48吧)透过沿廊那一列巨大的玻璃窗,言和看见了不远处那幢塔楼(塔楼?也许是钟楼。果然是钟楼。算了,无所谓)“1:48。”言和低声自言自语,“今晚天气可真好。”(对啊,月光是多么的皎洁无暇,那明亮纯洁,毫无云团的遮挡堂皇的倾泻下来。月光。月亮。透明的玻璃窗。影子。天,我讨厌影子)

 

    一束手电筒的光在不远处摇曳着,言和停了下来(五秒。1、2、3、4、5。好,五秒)然后突兀地蹲下一个侧翻没入阴影之中,光明擦着他的影子掠过(啊,失望。没喝酒。酒水。宴会。博物馆。贵族。啧,所以说我讨厌影子)略微不快地瞟了一眼窗外,言和继续前进(塔楼。不对,钟楼。烦,都没差了。不过为什么都这么愚蠢。无聊。无聊。没意思,简直太无聊了。开玩笑吗?)

 

    闲庭信步一般的言和迈入了最大的展厅,抖了抖自己的风衣,微微整理了一下帽子,就好像是一名冒冒失失不小心闯入的高贵游客,挂着优雅嘲讽的笑容,不急不缓地走向那枚璀璨无比的珍贵钻石(太可笑了。白做准备。无聊。不敢相信。一群傻瓜,下次再也不来玩了。真无聊)

 

    钻石沉睡在柔软的丝绸与天鹅绒里,静静展示着她无与伦比的光辉和高贵,对于眼前这个陌生人毫无任何表示。每天前来瞻仰她的人太多了,这不过是其中一个幸运儿而已(幸运儿。我喜欢这个称呼。东方的丝绸。加冕仪式。国王。权力。哈!大伙都会开心的。明天。明天的惊喜。教皇。啧,那个老不死的。这堆天鹅绒摸上去一定很暖和。滑腻。来自东方的丝绸。触感。古老的东方。古老的王国。香料。丝绸。滑腻。满地的珠宝。皇帝。国王。国王家里会有什么呢?幸运女神。东方的世界。有时间还是亲自去看看好了。国王家)

 

    无与伦比,尊贵且优雅的钻石已经握在了言和手里。满不在乎地把它塞进口袋,压了压自己的帽子,转身离开了这里。偌大的展厅空空荡荡,壁顶上高耸着的华丽恢弘的史诗们静静注视着这一切。

 

    “清晨的曦光终会继续闪耀昔日的寒芒,却不是在那最高的教堂。”言和把玩着钻石,肆无忌惮地吹了声口哨。(高格尔·弗莱。令人尊敬的警官。哈哈。那帮傻瓜。焦头烂额团团转。真是可怜。明天会是个好日子。万能的弗莱警官。可笑极了)

 

    柔和的月光渗过巨大的玻璃窗拂在言和身上,闪烁在手中的寒芒被高高抛起,落下,再抛起。交错的棱面仿佛虚幻着,朦朦胧胧,却透露出一股凛冽的真实。

 

    (棒极了。玻璃。月光。月亮在跟着我走?2:00整。纯洁的钟楼。呃。月光。警卫。没有人的展厅。哈。恐怖故事的主角。安全,安全是什么。Safe。今晚天气真的不错。对了,我的影子。影子。漆黑的教堂。没那么讨厌。上帝。蜡烛。圣歌。盛大的加冕仪式。神官祭司。啊!窗子)言和遥望着窗外一起混杂在黑暗的教堂尖顶,看上去就像是融化了,扭曲着嵌入背后破败的夜幕中。

    然后窗外出现了一位少女的背影。

 

    言和眨了眨眼,少女消失了,然后又出现在了玻璃窗中(少女。玻璃。不过是倒影罢了。湖畔的少女。背影。月亮)                                             

 

    言和转过身去,细细凝视着那幅镶在桐木纹,描着薄薄金边的画框。

 

    (夕阳。这是夕阳。黄昏。恰到好处的光线。赤脚的少女。肌肤。白皙卷着细碎密集的花朵。气泡。散乱的碎石。青草。细腻温暖的土壤。和肌肤真衬。细腻温暖。潮湿带着清新的风。如百合一般盛开的......少女)

 

    夕阳暖暖地拥抱着少女。言和抬头看了看云罅中倾泻而出的月华,少女背对着他的目光,侧脸微微倾转,流淌在似虚似幻的空气中。

 

    夕阳有些刺眼,言和眯着眼睛,试图驱散逆光模糊的阴影(该死的太阳!黑色......?蓝色。星辰的颜色)言和突然想起来什么,把钻石举过了头顶,月光包裹着棱面流淌着,闪烁着璀璨的星光。

 

    (星辰......)

 

    少女似乎笑了笑,带着柔和的目光。柔顺的银白长发披散着,裙边的绸带着一阵微风,湖面拂过的水纹伴着清香,带来了令人心旷神怡的舒爽与野草的芬芳。

 

    (也许.....)言和静静伫立着,沉默无话。少女湛蓝清澈的目光带着好奇,银白发丝笼罩在日月交映的辉光中,模糊了淡淡的黄昏与夜空,和那清冷的轮廓。

 

    (笑容,纯洁而无暇的笑容。来自希奈半岛的暖风。百年冰酒,窖藏于神国最顶端的雪山。圣女。最为清冽透明的冰。洗涤灵魂的颤栗。喜欢。宛如星辰的眸子。圣洁清冷的纯白。喜欢。)言和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间触到一片冰凉。

 

    遥远的钟声开始回响,一下,两下。碎片翻腾喧嚣着,一圈一圈扩向世界。

 

    (fall in love)压了压自己的帽子,言和透过玻璃,望见了窗外神圣辉煌的教堂,月华漂浮着,附在了少女脂玉莹白的手心上,闪烁着星光轻轻滑落。

 

    “今晚月色真好。”最后一次抬头看了看背后,言和笑了笑,就和来时一样,没有任何人知道,静悄悄地没入了夕阳之后的夜色中。

 

    少女微侧着脸庞,星辰一般的眸子注视着他的离去。

 

    漫天的月光仿佛哗啦一声,倒映在了她手中那枚钻石上。

评论
热度(9)

© -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