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偶像厨
游戏宅

cigarette

   在同一条街道旁的那个长椅上,辞堇明终于找到了那人熟悉的身影。

   “还以为你会赶不上呢。”西林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看着远方的海平面随口说道。

   “差一点。”辞堇明绕过西林,站在了长椅背后的另一端,眼神掠过了他脸上因为夕阳而晕染上淡金色的细微绒毛,同样飘向了远方,“所以呢?现在还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想看一看你能不能找到我。不过现在看来,我教你的东西都没有忘记嘛。”西林的声音似乎有些愉悦。

   辞堇明带着一脸果然如此的无奈表情叹了口气,“你还是那么闲的无聊。消失这么多天,就只是为了玩这个?”

   “当然不是了。我想,你应该知道。”西林的神色中带着些许复杂,“不过最后是这样的,也挺不错了。”

   虽然早已猜到,但从西林口中真正确认后,辞堇明微微垂下了眼帘,语气低沉带着不甘,“挺不错了....吗?”

   即便是快要到了夏天,傍晚的海风却依旧有些刺骨的微凉,腥咸潮湿的拥了过来,将这句话撞得支离破碎。两人都没有再开口,只是沉默着看着它的碎片一片一片落在海里,然后在空气中化为泡沫。

   远处的太阳早已没有那张扬刺目的灼热,而是带着一团温和的橘黄色火光,一点一点地向着冰冷幽暗的海底挤着,将天空彼端的星辰一颗一颗的唤醒,然后任凭自己滑向深邃的海底,被海水一口一口的吞噬掉。

   “天都黑了,你不急着走吗?”

   “哪儿黑了!?太阳都没落完,这街旁的路灯都还没开呢!”西林伸手指着灯柱,然后就看见路灯闪烁了几下,亮了。

   “呵。”辞堇明还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真不给面子。”愣了愣,西林讪讪地收回手指,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将手腕上的那串珠子褪了下来。

   “喏,给你。”

   辞堇明接过这串自己一直垂涎着西林却从不肯松手的手链,摩挲着珠子上淡淡的,还带着他体温的纹路。

   “走了?”

   “嗯。”西林应了一声,挥挥手偏过头。他在害怕,怕就那么一眼,自己好不容易装出来的气氛就会崩溃掉。

   “喂,西林。”辞堇明看着那个人离开的背影,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那一刹那,西林的心脏跟随着身体猛地一颤,他停下了脚步,有些期待,也有些犹豫,却还是没敢回过头来。

   “你走反了,那是我家方向。”

   面上一抽,西林强笑了一两声,带着尴尬转过身来,“哎呀坐久了都搞糊涂了,习惯性就朝这个方向......唔!”

   那一瞬间,西林的身体僵直着,却又慢慢的放松下来。感受着口腔中熟悉的味道和男人发梢淡淡的清香,他的瞳孔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你.....”看着男人分开后近在咫尺还略带着潮红的脸颊,西林似乎想说什么。

  “你该走了。”退后一步,辞堇明将手链戴上,伸出一根食指堵回了西林想说的话,然后理了理他的衣领,递给了他一支香烟。

   绕到长椅前坐下,辞堇明望向星空,“其实这样,挺好的了。”

   西林看着手中熟悉的,让他们相遇相识的香烟,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是啊,挺好的。”

   将烟别在了耳后,西林终于不再犹豫,转身挥挥手离开。

   “走了啊!”

   远处,海平线上最后一团光芒也彻底的熄灭,唯剩下海浪和云朵无助地漂浮着,承载着浩瀚的海洋。

   辞堇明点燃了手上的烟,醇厚带着微许清香的尼古丁狠狠灌入肺中,那一点火星和着漫天的星辰闪烁着,又在一寸一寸地消散于风中。

   “不送。”

   他掐灭了烟,朝另一条相反的路走去。


评论
热度(2)

© -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