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词作
偏爱BE的文手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短诗
不太会发脾气
幻月音乐团
偶像厨
游戏宅

活着

夜晚的风很凉,狠狠地灌进了骨子里。星空隔得是那么近。天涯咫尺,似乎伸出手就能抓到

但这一切和他没什么关系。

自己死了吗?他不知道。总归应该还是活着的,他想。

尝试着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管是哪个部位,只要稍微有一点点知觉就好。但是他不想动。累,好累,也许动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觉得。

风还在吹,越来越冷。似乎是下雨了?一些湿湿润润的东西打在了他的脸上。但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是第几天了?他想了想,然后又放弃了。不管是多少天,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雷声炸响,一道光芒撕裂夜幕。

原来是真的下雨了。他动了动手指头,一条蚯蚓刚刚。他任由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干裂的嘴唇上,甚至懒得张口。

为什么还没死呢?他有点想不明白。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望着天空而已,为什么一定得受这种煎熬?而只要闭上眼睛睡一觉,只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过的。

但是他睡不着,或者说,没办法睡着。虽然冥冥中有声音告诉他只要闭上眼睛,可身体却出自于本能的抗拒着。就像没有拔掉最后那一道保险栓一样,总归有着异常顽固的东西阻挡着。

他没法闭上眼睛。

情况很操蛋,但他也没什么所谓。操蛋就操蛋吧,睡不着就睡不着吧,管那么多干什么。

他的眼珠转了转,脑子里一团混沌。刚才自己在想什么?记不起来了。他自嘲地在心底笑了笑,记忆力真是越来越差了。

雨停了。他模糊地感觉到。可是,他迟疑了一下,什么是雨呢?

想了想他便放弃了。太复杂了,管他什么雨,又能怎样?他转而计算起过了多少天。这是第三十四天了吧?

他不知道,但既然自己说是三十四天,那就是了。

想要睡觉,可是睡不着。他只好接着昨天数星星。

一、二、三、四......他眨了眨眼睛,脑海里一团混沌。

这是哪里?我是谁?

我......哦,睡不着,失眠了。他恍然。

风似乎更冷了,他的主观意识告诉他。可是他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发抖。还真是可怜,他想。

为什么不多穿一些衣服呢?他抱怨起来。

抱怨......什么?他有些迷糊。想了想,脑袋却疼。

好想睡觉啊,为什么不能睡呢?

他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该数星星了,这是第四十六天。

真冷啊!

脑海里很混乱。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自己是谁?管他呢,反正也不重要、。没所谓了,只要记住不能睡觉就足够了。

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不能睡觉。

为什么不能睡觉?

啊,真麻烦,为什么有那么多为什么,无所谓啊,知不知道又能怎样呢?反正也不能睡觉不是么?

不能睡觉又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他不知道。

舔舔嘴唇,原来自己还是有知觉的,他有些欣喜。真好,只是可惜了,不能睡觉。

他不想知道为什么。

自己还活着。已经死了。真是奇怪,到底发生过什么?记忆出现了断片,脑袋疼。

现在的自己是怎样一个存在呢?活着,死了。薛定谔的猫?

雨又开始下了,零碎的枪声断断续续地飘来。

为什么会有枪声呢?他偏了偏头。

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未知,他想着。就像为什么不能睡觉一样,真是有着太多的为什么了。

自己太渺小无知了。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活着,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什么宇宙世界未知的,这不是现在考虑的问题。他只要活着,就足够了。

对了,活着,所以不能睡觉。他突然觉得自己脑子从来没这么清醒过,混沌的碎片拼接在了一起。于是他恍然大悟般地叹了口气。

是了,要活着。不能睡觉。

所以自己又是为什么活呢?碎片被拼凑出来了,可有着更多的混沌涌过来将他层层包裹,喘不过气来。他伸出手胡乱的拨动着,似乎要抓住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他只知道那是很重要很珍贵的东西。他迫切地告诉自己,只要找到,一切就都会明白了。

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他努力地寻找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

什么都没有意义了。无论是过了多少天,还是自己是谁,这儿又是哪儿,想不想睡觉,下雨了吗?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他现在只想找到它。

他沉入了混沌的深处,向着更深更远的地方滑去。所有的记忆全都扑面而来,令他措手不及。

世界渐渐平缓下来。他隐隐约约意识到了什么。就快要结束了,他想。

可是自己应该不会喜欢这个结局。他冷静的地看着自己加速向下坠去,面无表情。

更多的碎片被拼凑出来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也许是这么多天来他最为清醒的时刻。一辈子就这么一次。

一个好的纪念,他笑了笑。

不过,自己好像还是忘了什么。他皱了皱眉头,有些不确定。

到底是什么呢?他很努力地回忆着。明明这个时候是不可能再忘记什么了。退一步说,即使是忘记了,能不能想起来也没多大意义了吧。

毕竟快到结局了。他想,好好的睡一觉吧。

睡觉......?

他猛地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他的脸上,雷鸣炸响,闪电划破苍穹。

夜晚的风依旧那么冷,冷得足以灌进灵魂深处。

他抬头看着天,第一次觉得,似乎伸出手就能抓到。

                                                                                                END


评论
热度(2)

© -枫- | Powered by LOFTER